藝術治療與藝術療育:漫畫.圖騰禁忌

將漫畫用於藝術治療/藝術療育中是本文作者的特別方法之一,這結合了漫畫(或動漫)元素以及作者發展出來的「敍事創作」、「藝術治療職能化」的方法,在藝術治療歷程中常常出現很重要的效果。
-------

在我小時候漫畫書是禁書,想看漫畫只能看在報紙或雜誌上刊登出的四格漫畫、單幅等。國中時,漫畫書仍是禁書。不過,小學時我和同學們就開始畫漫畫,也在班上互相把自己的漫畫交換欣賞,算是手稿本的同人誌。因為是手稿,只有孤本,大家都很小心地傳閱。這些手稿很奇怪的本並沒有被列為禁書之列,可以在班上公開閱讀,老師偶爾也會看我們的漫畫。小學時,我曾想當個漫畫家(喲~我的志願還不少),但總是無法真的成為漫畫家,其中原因有部份也許和漫畫是我小時候的禁忌有關?

佛洛伊德(S. Freud)曾經研究人類文明中的禁忌,寫了《圖騰與禁忌》(Totem And Taboo)這本書,書中討論了關於禁忌及圖騰崇拜的關係,雖然佛洛伊德主要想談的是伊底帕斯情節。歷史中,圖騰與禁忌的議題也一直吸引許多學者專家的研究。在許多文獻中我們也發現圖騰雖由禁忌而來,卻也是另一個不可逾越的禁忌,是原本那個禁忌的化身 -- 通常是以神話掩飾之後的化身。榮格(Carl Gustav Jung)也是對神話有許多研究的大師之一。

禁忌是一種權威,圖騰則是權威的象徵符號。

多年來我帶領過無數的藝術治療團體課程,和眾多的成員們在一起,其中發現總會有幾位成員喜歡畫漫畫,我支持他們在團體中從事「漫畫工作」,也和他們一起研究漫畫。我結合了「敍事創作」及「藝術治療職能化」的方法,以漫畫為元素和他們一起工作,除了協助其改善某些心理議題或些症狀外,我同時也是一位創作的指導。

一位國中女孩,某次表示她當天不想使用顏料,只想用鉛筆。她畫了一位女孩,很仔細,很好看,美術表現技法極佳。畫面中的女孩沒有眼珠,我微笑著說:「很棒!」
那畫面中的女孩正是《火影忍者》中的雛田,畫中的女孩和這位女孩有著某些類似的地方 -- 來自顯赫的家庭。

某位高中年紀的男生,在我的團體中他只畫漫畫,他不斷地畫戰爭的劇情(戰爭劇情幾乎是男生成長過程中很重要的內容,由學齡前到青少年期間乃至於成年都會出現)。我經常和他討論漫畫,也會拿我的漫畫讓他評論及修改,原本已經處於休息狀態中的他,總是很認真的為我修改漫畫,然後又開始投入他的創作中。

這位男生,某日拿本軍事雜誌讓我看,並且和我談到他小學五年級開始的情形。畫漫畫成為他那時之後的主要休閒乃至於成為後來的主要「工作」(他居家,未曾獲得職業)。在過去,他並不觸及有關他高中以前的故事。

某位小學中年級的男生,是受虐案主。他問我可以畫漫畫嗎?我支持他。在藝療的歷程中,他投入了戰爭情節的創作,也和我討論劇情。故事是三國時期。

一位20多歲的男生,大學未讀完即休學,最後也無法再念了。他的漫畫畫得很好,剛開始畫的是和機車有關的畫面,總是俊男美女、機車、爆破等。幾年後,他畫《火影忍者》中的九尾妖狐。再經過一些年,有思覺失調疾患問題的他,為一些對象提供原創設計應用在商業上。

一位高中女孩,患有躁鬱症,漫畫畫得很好,畫的是超女系列。她想成為漫畫家,她必須在白天工作,晚上上學,夜間畫漫畫。大約一年後,開始收學生當了漫畫老師。

前面這些例子都有一個共同點,他/她們都在畫「英雄」。換言之,他們都在畫擁有巨大「力量」的代表人物及其故事。


(文:Uniyam Lin 2011-11-20, 2018-12-28)


 2018-12-28 == ( posted by Info of ArtHealing.tw )

--------------------------------------------------
版權所有:無限天堂藝術治療部落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