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變臉及投入

曼陀羅



在這案例中,藝術治療師運用了尊重負面表達隱喻協助陪伴一起工作等等,並利用面具來作為替代性客體來處理投射問題。
藝術治療師不斷地畫這個圓,正是治療師運用基本曼陀羅創作的方式,讓個案潛意識覺察到自我此時需要一些秩序,藝術治療師同時也成為個案的超我(superego),對其自我控制及本能抑制提供了機轉。

另外,如果藝術治療師的創作經驗不是很多時,也許,驚奇點的運用可能就要另行發揮了。

附圖是藝術治療師的回應性創作
作者:林政宜
年代:2008
媒材:水彩、油性色鉛筆、鋼筆、日本水彩紙

================
小金因行為障礙問題被安置參加藝術治療團體,他在團體中期才加入,這一天的藝術治療活動才開始,小金開始以不合作及戲謔等言語來阻撓活動進行。
小金大聲地說:「好無聊!」,團體中的幾個成員也附和回應「無聊」,「無聊」成為本次活動的開場白。

我說:「我也覺得很無聊!」小金彷彿獲得了勝利,開心的不得了。
我接著問團體:「有人看過布袋戲嗎?」多數的成員都表示看過,我舉起手掌表演了布袋戲的動作同時說:「用手操控的方式來表演。」成員們開始談布袋戲。
我說:「有人看過歌仔戲嗎?」部份成員們也表示看過。
真無聊!談這些幹什麼?」我說。
「哈哈......」成員們笑聲此起彼落。

「什麼戲有戴面具?」我問大家。
其中一位成員用手在面前比了一下,說:「我知道,但是不知道那叫什麼?」
「叫變臉,四川變臉。」我說的同時用餘光看了看小金,團體成員們都看著我。
「如果我感到無聊時也會變臉。」我很正經地慢慢說出這幾個字,團體突然無聲,氣氛怪怪地。
「但我可以一直變臉生氣的臉、高興的臉、傷心的臉......」我同時用手拿著一張西卡紙擋在面前,表演變臉的動作,團體看我表演的樣子一直笑,有的也跟著表演。

「是不是要作面具?」一位成員說。我回答:「是呀!今天就來做面具。也可以是很多變臉的面具。」
......

大家都開始創作了,唯有小金仍然不動,不斷地說:「我不想畫,我不會畫......」

良久,有成員說:「老師也要畫一個面具嗎?」於是我拿了紙,在靠近小金的旁邊找一個位置坐下來,問小金:「想看我畫變臉嗎?」小金點點頭。

「想要一個什麼樣的臉?生氣的、高興的、傷心的......」我問。
「高興的。」小金說。
我在紙上畫了一個大圓,筆不斷地繞這個圓,小金驚奇地說:「好厲害!可以用手畫這麼圓!」我回答:「謝謝你的稱讚!」接著問:「要什麼樣的眼睛?幾個眼睛好呢?」
小金用手指比了一下彎月並說要2個眼睛,我點點頭在圓內畫了對稱的彎月,接著看著小金說:「鼻子呀!要怎麼畫?你可以幫忙我嗎?」小金點頭並在圓內畫個小勾線。
很不錯呀!你很棒!」我說,隨之在小勾線旁加一個色塊,說:「想不想看漫畫的鼻子畫法?這樣子就行了。」小金露出笑容。
「好吧!高興的嘴巴要怎麼樣的呢?」我問小金,小金仍然用手比,比了一個大大的彎月。我把它畫在圓內。

我請小金幫忙,說:「變臉也要上點妝!」
小金開始為這面具上色,我同時和他一起畫了一些色塊,小金看來非常滿意這個面具。
變臉高興!」我說。

中場休息時,小金主動倒了一杯水給我,我點頭笑著說:「謝謝你!您很體貼喔!」小金臉上露出不好意思的微笑。

在接下來的活動中,小金變得很投入。


======


 2008-8-9 == ( posted by Uniyam )

--------------------------------------------------
版權所有:無限天堂藝術治療部落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