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陀羅的神秘之處

曼陀羅的創作向來很吸引一些對藝術治療有興趣者想要學習它,或者說,想要學習用它來帶個案或團體進行藝術治療。

曼陀羅雖被榮格稱之為具跨文化的,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榮格是在吸收了東方文化之後引入了曼陀羅這個元素到心理治療的領域內。我,或者是我周遭的人士大多數是在東方的文化脈胳之中,DNA也是。因此,我經常是由東方文化中的脈胳來談曼陀羅,較不會在一開始時就把焦點放在曼陀羅的跨文化或某些神化式的「治療效果」。

有一位學生在多年前曾問我有關曼陀羅的創作,那時我只簡單講了基本的概念,並未建議她創作曼陀羅。我反而建議她可以進行書法、水墨、混合媒材等創作。幾年後,當她想暫時離開我帶領的藝療研究團體時,我建議她有興趣時可以創作曼陀羅。

這其中的差異在哪呢?為何不在她有興趣時就鼓勵她進行曼陀羅創作?反而是在她要離開時才建議她可以進行曼陀羅創作?這一個問題,我想留給讀者們思考,也許每個人的看法都不一樣。

且讓我們暫時回到「東方文化」或「東方精神」這一焦點上。東方醫學的代表之一「中醫」,一直是持整體論的觀點,講「辨證論治」,同症狀會依病家不同而給予不同的處方(治療)。簡單的說,不同的病家雖表象上看起來有相同的症狀,但整體而言,其源頭及環境的不同,是必須給予不同的處方才能見效。

此時我們不難理解曼陀羅是否真的可以在任何時候在任何對象上進行,而會出現所謂的效果了?

這位學生雖然離開了藝療研究團體,但仍和我保持一定的聯繫,所以我仍可以看到她離開之後的創作及歷程,也看到她的轉化。我認為她後來的轉化是正向的、穩定的,而且是有可行目標及方向的。

現今想學習藝術治療的人士愈來愈多,海外歸來的學人也愈來愈多,這是一個充滿多樣性的時代,是個可以起良性交流的時代,我個人樂見之。同時我也勸更多學生不要向我學習,以免誤了這些學習者的前途,何況我不是一位保持笑臉、常說「支持你/妳」的老師,這是句真心話。

曼陀羅的神秘之處就在這裡:
當我們自發地進入曼陀羅,也持續在曼陀羅的歷程之中時,我們會真正地發現自我的本質,同時也發現外界的現象。然後,我們會做出一個適合的轉化決定,向適合了「人我之間」(Self and Others)且可行的目標前進。
若我們非自發地創作曼陀羅,或別有所圖,我們可能會獲得創作曼陀羅時帶來的各種起伏,不一定會發現自我的本質乃至於轉化。

(文:Uniyam,圖:匿名提供)


 2019-4-7 == ( posted by Uniyam )

--------------------------------------------------
版權所有:無限天堂藝術治療部落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