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藝術治療 -- 小海

小海是一位快要就讀國小一年級的小男生,他的姊姊帶小海來參加兒童藝術治療團體,小海顯得很害羞,緊跟在姊姊的身邊,看著姊姊正在進行的創作。

我問小海想不想一起來做點什麼?小海看我一眼後立刻轉頭看著姊姊的創作,一句話也不說。姊姊告訴我小海在家中不大說話,也不大理會別人,不過小海還算喜歡畫畫,他經常畫恐龍。姊姊同時也問小海是否要畫畫?但是小海仍然不回答。我拿了一張圖畫紙及一盒蠟筆到小海的面前,告訴小海如果想畫畫,可以自己拿起來,不然,在旁邊看著姊姊創作也可以。小海輕輕地望了我一眼。

過一會兒,我再度走到姊弟的旁邊,看看姊姊的創作,也看著小海。姊姊催促著小海說:「拿起蠟筆,你很會畫的,快拿起畫筆!」小海看著姊姊,看著蠟筆,也看看我。我感受到姊姊的著急,她希望小海可以快點畫畫。我告訴姊姊不必催小海,小海想畫時就會畫。

對一個即將讀小一的兒童來說,小海顯得不大容易與別人建立關係。

我對小海說:「你喜歡恐龍呀!我們也許來創造一個恐龍的樂園。」小海這回看我的時間較長了一些。

「我可以在這紙上畫一些草嗎?我想,恐龍可能需要一些草。」我說。小海看著我一下子後輕輕地點一下頭。

我在紙上用綠色畫了一些草,邊畫邊說:「恐龍需要草,草原可以讓恐龍感到舒服。」小海看著我畫草,沒說半句話。我接著問:「我可以在這裡(草的旁邊)畫一個湖泊嗎?我想,恐龍可能需要喝水。」小海點了頭。我拿起藍色畫了小湖泊,說:「現在恐龍有草原也有水可以喝了,只等恐龍們一起來這裡建立牠們的樂園。」小海微笑著,我則起身移到離姊弟約1公尺遠的地方。

再過一會兒,小海仍然沒有說話,也沒有畫,但可以看到他手上拿著一枝綠色的蠟筆遲遲不下筆。我移身過來,對小海說:「不用怕,這個草原很安全。讓我來為草原加個防護罩!」我用手以小海為圓心含括了畫紙,在他的周圍繞了三圈,再用手在畫紙的旁邊做出一個由地面向上昇起的手勢,說:「這是我們的防護罩,可以保護著我們,也保護著草原,保護著恐龍。沒有人可以進入防護罩,也沒有人可以看見防護罩,沒有人可以看到小海正在畫恐龍,恐龍很安全!小海也很安全!」隨後我再移身到離小海約1公尺外的地方。

我看見小海開始畫下了他的第一隻恐龍,就在草原上。

再過一會兒,我靠近小海說:「我可以畫一個山洞嗎?山洞也許可以當恐龍的家,或者是恐龍躲藏的地方?」小海點點頭。我隨即畫了小山坡和一個山洞,山上有草,山邊有2棵和山接近高的樹,然後離開。

遠遠地,我看見小海在樹上畫了一隻翼龍,嘴上叨著一隻藍色小魚。

我拿了麵粉揉成的麵團到小海旁,用手捏了一隻沒有腳的小動物(類似恐龍),然後拿著這隻小恐龍在畫紙(草原)上移動,自言自語說:「我想要找個地方休息。」走到山洞時,我問小海可以在這山洞休息嗎?小海點頭。隨後我把剩下的麵團拿到小海面前,告訴小海如果想要的話,這些麵團可以給他。

我看見小海開始捏著麵團,慢慢地,小心地,他捏出了一隻恐龍,小腳也捏出來,非常精細,放在草原旁。

「你捏出了一隻好棒的恐龍,還有腳耶!」我走過來對著小海說。小海把恐龍拿起來讓我可以看到恐龍的腹部,這真是一隻非常精緻的恐龍。於是我也拿起了原先我做的那隻恐龍讓小海看,同時說:「這隻恐龍沒有腳,只能用肚子走,這樣子肚子也許會不舒服,小海可以幫牠照顧一下,或者加上腳嗎?」小海接了過去,開始改造這隻恐龍。

同時間,我拿了一點點麵團,捏了一小粒橢圓形說:「這是恐龍蛋,不知要放在哪?」小海把恐龍蛋接過去放在畫面上手繪的其中一隻恐龍的肚子下,看起來蛋正被這隻恐龍保護著。我指著那隻恐龍說:「這隻恐龍保護著蛋,不知道牠是媽媽?還是爸爸?」

「媽媽!」小海輕輕地說。這是小海第一次開口。

小海把我給他的那隻恐龍和他做的恐龍一起移到山洞裡,嘴巴輕輕地自言自語著,看起來表情是快樂的。

小海的姊姊很開心地對我說:「老師!你是小海的第一個朋友!他從來沒有和外人說過話,通常是不理別人,連家人也不大理。」我可以感受到姊姊真的非常高興。

稍後,他開始可以回應我對他或團體說的一些話,以一種肯定、有力的語氣回應。他也開始主動問我一些媒材及創作上的問題,我想,小海以前不是不與別人互動,而可能是覺得還不夠安全吧?

我總覺得進行藝術治療時急不得,尤其對象是兒童青少年時,他們經常是有許多表達及互動上的困難。


 2009-7-13 == ( posted by Uniyam )

--------------------------------------------------
版權所有:無限天堂藝術治療部落計畫